【原创武侠】载酒买花 第六章

 第六章

段英开心起来就想喝酒,所以这个晚上他们都没有回到王府休息,而是借了几根蜡烛,抱走一坛桃花酿,在外面找了个破旧的屋子,借着烛火喝酒,即便三人各怀心事,几碗酒水下肚后三个人间的气氛也融洽了不少。。

段英枕着头看了看杨子正问道:“你怎么不问卿姑娘在哪里”

杨子正含笑道:“不就在我面前吗”

段英撇下嘴道:“你是不是一早就发现了”

杨子正笑着来回打量眼前两个人,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段英脸上:“你的妆化得不错,我也险些被骗了,但你们的交流和眼睛里的东西暴露的太明显了”

段英得意的看向秦袖:“是你乱说的那些话暴露了”

秦袖正想反驳,段英却突然起身:“你别找借口,反正我也不理会,...

2018-11-30

【原创武侠】载酒买花 第五章

  第五章

王轩站在门口:“他见了我太多次了,只怕已经看腻了我这张老脸”

段英也不多说什么,径直走进了那件小屋,这屋子显然是王轩为白承选的,虽然偏僻却离王府很近,规格较小外表毫不起眼,屋内却一应俱全,木材与王府更是一样,摆设的风格也极其相似。

段英和秦袖刚刚踏进屋内,便听到侧屋的帘子后传来声音:“段英”那声音清脆又带着笑意,一点儿也不像中毒的人。

掀开帘子进去,屋内的人一身白衣,正在用左手专心的点亮烛火,借着光过去,那人的脸苍白的胜过他的衣服,腰间系着个桃花香囊,是唯一的点缀,而他右边的袖子里面空空如也,他只有一只手臂。现在已经是三月,但屋内仍然烧着火炉,而这人竟还...

2018-11-25

【原创耽美武侠】载酒买花 第四章

  第四章

段英换了女装后秦袖也换掉了那身苍山派的衣服,在这之后他们确实方便了很多,也更加安全,甚至难得的睡了几场好觉,他们走在街上别人也只当是一对江湖伴侣,偶尔碰上一两位有眼力的有地位的大人物,认出了秦袖后,还能蹭吃蹭喝一顿。如果说有什么让段英不满的便是他不但不能说话,还要忍受秦袖调侃。但后来段英脸皮也厚了,大大方方的叫着“相公”指使着秦袖给他端茶送水,瞧着秦袖从耳根红到耳尖时,便觉得自己一点儿也没亏了。

然而这样的日子也不过持续了五天。

秦袖睁开眼眼睛时,床上的那身女装整整齐齐的叠在一起,而段英却不见了。秦袖迅速起身正要冲出房门,段英却已经端着两碗粥走了进来。...

2018-11-17

【原创耽美武侠】载酒买花 第三章

   第三章

段英已经很久没这么舒服过了,在一个人被追杀了三个月后,终于给自己扳回了一层,而且现在身边还多了一个人解闷。但如果还有什么能让他苦恼的,便是秦袖。

“两间房”

“一间”

段英盯着秦袖哭笑不得:“我们两个男人为什么只要一间房”

秦袖道:“方便”

段英问道:“方便什么?”

秦袖没有回答,只是大踏步的走进房间:“既然是两个男人,你又忌讳什么”

段英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,只得几步追了上去。

后来索性段英也接受了一间房的决定,秦袖在夜晚从不打扰他,甚至都没有碰过一下床,只是坐着休息,既然秦袖愿意,他又有什么好拒绝的了,省下的钱还可以让他每晚多...

2018-11-13

【原创耽美武侠】载酒买花 第二章

第二章

即便是一把刀闯出过绝命谷、让青城山上妙手真人为他煮酒的段英,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。

比如他看着眼前这个面前放了三包糖糕,却只吃了半个就说腻了,怎么也不肯再碰一下的秦袖。他突然开始怀疑,到底是他的事情麻烦还是秦袖更麻烦,可惜的是,不管哪种麻烦段英都甩不掉了。

段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:“你为什么不问问我,我找你来是有什么事”

秦袖道:“你如果不想说,我问了你也不会说,你若想说,自己会说,我为什么要问你。”

段英道:“你可知道十一年前醉刀堂一夜之间灭门之事”

秦袖道:“当然。十一年前,梅雨时节,一场夜雨,顺着山坡流下的都是血”

段英道:“但至今没有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”

秦袖道:...

2018-11-10

【原创耽美武侠】载酒买花 第一章

   第一章

    花随风动,竟沾上些许酒气。

    许是听到风声,许是闻到酒香,秦袖停下了对正在练武的师弟的指导,收了剑,他侧过身看向来者嘴角忍不住上扬:“你空手而来?”

    来者着了件蓝黑相间的衣裳,一条蓝色带子系在腰间,眼底满是带着几分酒气的笑意:“我手里有刀,身上有酒味,怎么能能算空手而来”

“段大哥,别来无恙。”秦袖身边的苍山派弟子云翮放下剑,兴冲冲的跑到段英面前小声道:“来找师兄的吧”

毕竟,能够随意的进入苍山派,身...

2018-11-09

小少爷与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少爷与狗

南方有伯爵,伯爵有个小少爷,小少爷是个瘸子。

小少爷从来不参与人们的聚会,包括伯爵在自己城堡里举办的宴席,伯爵也从不强迫他,没有一个小少爷会愿意将自己丑陋的一面展示给别人,渐渐人们也忘记了伯爵有个小少爷,只记得南方有伯爵。...

2016-10-05

冬天里的总统

冬天里的总统

 

距离太阳跳出地平线还有两个小时,教堂的笨钟却撞击了七下,在这里的法规中现在是早上七点,可是现在工人停止了劳作,学校中没有书声,这片大陆从未如此沉寂,它安静的甚至有些唐突,就像寒冬的清晨里突然落在花瓣上那片赤裸阳光。

人们在家门口徘徊,胆子大的年轻人围堵在那座死寂一般的总统府,他们伸长脖颈,他们急促喘息,他们聚在一起喷洒的热气远远热过家中的炉灶。

他们似乎已经闻见了恶臭,看见了腐烂,他们开始窃窃私语,如同瘟疫一般肆意蔓延,流传在吗,每个人的口中,递进每个人的耳畔。

阿九要死了。从那个矮个子男人的口中,从那个瘦子的嘴里,从那个胖子咕噜声中

慢慢地,他们在大街...

2016-10-05

20160621

难受得要命,我甚至没有看路上的红绿灯,就这么骑回来了

2016-06-21

铁锈

我跟铁锈打了一辈子交道。小时候生锈的文具盒,长大后生锈的镊子,死在生锈的猎刀下。
我从不想用它来自杀,可只有一把猎刀,生锈的。
87年我在这里写诗,16年我在这里自杀
我始终不知道我在做什么,写不出诗用猎刀砍柴,没有一只野兽接近我。
后来我从写诗的人变成了砍柴的人。没有人来这里买柴,野兽也不会。
砍了的柴就只好烧火。我又成了烧火的人。
我也只是个人。
困得不行的人。
柴火烧到了屋子里,我困得不行。
烟味呛得泪水直流。
我侧了个身。
还是更喜欢铁锈味。

2016-05-16
1 / 8

© 秦亦琛 | Powered by LOFTER